當前位置: 資訊首頁 / 行業新聞 / 正文 /

冠狀病毒:十多年來的經驗與教訓 我們學到了多少?

發布日期:2020-01-21 瀏覽次數:0

來源:藥明康德 

在非典爆發前,沒有人知道冠狀病毒有如此高的傳染性。

人們早就知道了冠狀病毒的存在。作為一種能夠感染動物和人類呼吸道和消化道的病毒,長久以來,它并沒有得到人類足夠的重視。這份自大也情有可原——在具有正常免疫能力的健康人里,冠狀病毒只會引起極輕微的癥狀。

▲一種可能導致SARS的冠狀病毒(圖片來源:[Public domain])

然而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,非典爆發。2003年7月的數據顯示,SARS病毒在全球27個國家造成了8096例感染病例,774人死亡。十年后,MERS病毒引起的中東呼吸綜合征,又在27個國家帶來了1728例確診病例,帶走了624條生命。

這個世紀剛剛邁入第三個十年,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又卷土重來……

所有冠狀病毒,都有動物來源

發表于2018年的一篇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綜述論文指出,根據其基因組與結構的不同,冠狀病毒可以被分為4大類 ,其中α類與β類只會感染哺乳動物,γ類與δ類則主要感染鳥類。我們熟知的SARS與MERS病毒,均屬于β類冠狀病毒。

這些病毒傳染人類的背后,都離不開其他動物的參與。以SARS為例,在果子貍身上,科學家們找到了SARS的早期病毒株。與果子貍接觸緊密的多人也成了SARS的感染者。后續的進一步研究發現,果子貍只是“中間宿主”,而病毒的源頭可能在于蝙蝠。

MERS病毒則相對更為復雜一些。盡管科學家們也相信這些病毒最初來自蝙蝠,但種種跡象表明,駱駝已成為此類病毒的“儲存庫”。這就可以解釋,為何在人與駱駝多有接觸的中東,不斷有人類感染MERS病毒的案例;相反,對于SARS而言,由于人類很少有和蝙蝠直接接觸的機會,因此在受感染的中間宿主絕跡后,也就沒有再觀察到新增的SARS病例。

▲冠狀病毒均有動物來源(圖片來源:參考資料[1])

從本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情況來看,早期的多例患者均與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聯,也符合我們目前對冠狀病毒來源的理解。

人與人傳播,醫院或為重災區

▲過去經驗看,醫院環境是“人傳人”的主要場所(圖片來源:參考資料[2])

從過往的冠狀病毒感染情況來看,醫院環境的確是發生“人傳人”的主要場所。2016年,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發表的另一篇綜述在分析了SARS和MERS的病例后,指出“43.5%-100%的MERS個體爆發病例與醫院有關,在一些SARS的發病群體中也觀察到了非常類似的現象”。其中,患者之間的傳染是MERS病毒最常見的傳播途徑,占病例的62%-79%。而對于SARS病毒,患者與醫務人員之間的傳染也同樣頻繁(33%-42%)。

病理與治療

SARS與MERS兩類冠狀病毒的病理非常類似。它們均能依靠病毒表面的糖蛋白與細胞表面的受體進行結合,并在細胞質中釋放出RNA,指導合成新的病毒顆粒。不同之處在于SARS病毒識別的是ACE2受體,而MERS病毒識別的是DPP4受體。此外,這些病毒還有多種策略進行“免疫逃逸”,避免先天免疫系統對其產生響應。

在針對SARS和MERS這兩種冠狀病毒上,我們目前還缺乏比較有效的抗病毒療法,因此只能提供一些輔助性的治療手段。同樣是在2016年發表的綜述中,作者們指出這些患者接受的大多是利巴韋林與各種干擾素的治療,有時也會接受廣譜抗生素和氧氣。在SARS的治療中,也有利巴韋林結合皮質類固醇的治療方法。此外,用于治療HIV感染的lopinavir與ritonavir,也被用于一些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治療。最后,作者們指出來自康復期病人的血清和抗體,可能帶來一定的幫助。

但這篇綜述也表示,這些方法雖然在非人靈長類動物里取得了療效,但均沒有在人類臨床試驗中接受過檢驗,因此很難嚴謹地評估它們的具體療效。此外,后續的分析由于案例過少,缺乏對照組等原因,也不能完全確認這些組合療法的有效性。在這一點上,過去治療SARS和MERS的經驗,對我們的幫助可能相對有限。

結語

自非典爆發已經過去了將近20年。這20年里,我們在對抗冠狀病毒這種新病原體上,顯得進展還不夠快。而從依舊接觸野生動物,以及缺乏足夠的療法等方面上看,我們也沒有從過去吸取到足夠的教訓。展望未來,我們期望能以前車為鑒,一方面從源頭減少病毒傳染人類的可能性,一方面加速新型療法,乃至疫苗的研發。

冠狀病毒已經連續三個十年為我們帶來健康危機了。在下一個十年,我們期望不用再聽到它的名字。

參考資料:

[1] Cui, J., Li, F. & Shi, Z.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pathogenic coronaviruses. Nat Rev Microbiol 17, 181–192 (2019) doi:10.1038/s41579-018-0118-9

[2] de Wit, E., van Doremalen, N., Falzarano, D. et al. SARS and MERS: recent insights into emerging coronaviruses. Nat Rev Microbiol 14, 523–534 (2016) doi:10.1038/nrmicro.2016.81

[3] Infec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during health care when novel coronavirus (nCoV) infection is suspected, Retrieved January 20, 2020, from https://www.who.int/publications-detail/infection-prevention-and-control-during-health-care-when-novel-coronavirus-(ncov)-infection-is-suspected

獵才二維碼
捕鱼达人破解版 二分彩 球探体育比分4.8 铭创配资 浙江快乐12 象泰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比分直播 吉林快3 鑫牛配资 股票涨跌幅和收益 股升网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 湖北30选5 股票指数的分类 六合配资 河南11选5 内蒙古快三